第五章男生的日常琐事(37/62)

“真的,要改版了。”我心中强忍着慌张,准备上线迎接改版的到来。话说当天,神经兮兮和蛋蛋跟着我们回到无垠城来参观,他们沿路都是目瞪口呆的望着无垠城,他们一边夸赞着无垠城一边夸赞着我,我心中真是既骄傲又带点无奈,最后,我忍不住说:“神经兮兮,快改版了,你们还在中央闲晃行吗?”神经兮兮搔着脸说:“当然不行啦,差不多该回去准备攻城了呢!队里狂打手机给我们,只差没下通缉令了。”“不觉得这样很不自由吗?”我有些激动的问,却没等神经兮兮回答,我自顾自的念着:“以前,我们队里总是想去哪就去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大伙都把我当朋友甚至是小弟来看待,现在却总是城主城主的叫我,上次还向我下跪效忠,真是让人很、很……”“很不习惯吧?”神经兮兮双手撑在脑后,一脸理所当然的说。我喃喃念着:“嗯,当朋友都变成部属的时候,感觉好寂寞啊。”“但是,他们还是朋友啊,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其实大家都没变。”神经兮兮认真的看着我。“是吗?”我有些迷惘的问。“是的。”神经兮兮无比坚定的看着我。我还是不甚了解的叹了口气,而神经兮兮大手一摸上我的头,像在安慰邻家小弟弟似的抚了抚,他一边说着:“很可惜这次没看见你真正的光彩,希望我下次看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想通了。”“希望如此……”从回想醒来,我叹了口气,认命的戴上虚拟头盔,进入了第二生命。一睁开眼,我就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小龙女,她手里拿着个大得吓人的水桶,里面却没有水,因为水……全都在我身上,湿漉漉的头发黏在我脸颊旁,还不住在滴水,原本清爽爽的衣服也湿的彻彻底底,靴子脱下来八成还可以养金鱼。我面无表情的开口:“你在干嘛?”小龙女严肃认真的回答我:“真是不好意思,本来想拖地的,但是手滑了一下,结果把水全都倒到你身上去了,不过你放心好了,刚好我方才想洗澡,所以已经放好了洗澡水,所以你现在可以马上去泡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别客气,快点去洗吧,水要是凉了泡起来就不那么舒服了。”小龙女不住的催促我。“要不要一起洗?”我提议。听到此言,小龙女的眼神马上像十克拉钻石般闪亮:“可以吗?那我就不客气了。”“当然……不可以!”我恶狠狠的回答。小龙女不满的撇了撇嘴。“不可以就不可以嘛,那你自己去洗啊。”我默默从包裹里拿出绳子,开始把小龙女绑在柱子上,期间她不住大喊着。“喂,你要做什么,干嘛把我绑起来?”确定绳子绑牢了,小龙女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后,我姿态优雅的伸出中指,对她比了比。“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偷看我洗澡,死色情狂小龙女,在我洗好之前你就在这边跟柱子谈情说爱吧。”“你误会我啦,我没有想偷看你洗澡,我发誓,你快点帮我松绑啊。”我一边走出大厅一边听着小龙女在背后喊着。“哎喔,我是为你好耶,你不是不敢洗小xx吗?我可以帮你啊。”闻言,我又往后送了一个中指。“吼,借看一下是会死喔,难得我龙大姑娘居然想看你的小xx耶。”听到小龙女的这句“淫声饖语”,我更是头也不回的踏出大厅。“浴室、浴室在哪边呢。”我一边发着抖,一边找着我从没有去过的浴室,看来这次改版真的是改得更像现实生活了,不过是被泼湿而已,我居然感觉到冷。有了,我看着那大大的澡堂二字,开心的冲了进去,看了看左边的男和右边的女,犹豫了会,我该进男间还是女间啊?既然是在游戏里,那应该是男间吧?我也没多想,大剌剌的大门一踹,大步走进了男间。“城主也是来洗澡的吗?赶快下来吧,真的很舒服。”空空全身精光的跟我招手预测推荐,我只有对着他傻笑预测推荐,眼睛定在他上半身而不敢往下飘。我吞了吞口水预测推荐,望着澡堂里正在泡澡的帅哥群……南宫罪正闭目靠在池边,听见我来了,他才挣开眼睛对我笑了笑,配上那精瘦的胸膛和肩膀,害得我口水猛分泌;断剑……不行不行,不可以多看他一眼,开玩笑,他可是我的表姊夫,我怎么可以吃我表姊夫的豆腐呢?阳光好可爱啊、剑心看过了、阿狼大哥浑身都是毛,看不出什么东西来,风无情那是从小看到大的,没什么好看……我的眼睛就这样从左边浏览到右边,再从右边看回来,口水差点没流成瀑布的,天啊,难道我跟小龙女一样,都是大色女吗?“漂亮小子发什么呆啊,浑身都湿透还不快脱衣服下去,等等感冒了,听说第二生命改版后,玩家可是会生病的。”西门风也进入了澡堂,同样浑身精光,不同的是,目前是白天,他可是她啊……可恶,居然在我面前晃着她那比我大两个罩杯的胸部,简直是渺视我。不过我再转头看向池里的男性生物,几乎有九成都捂着鼻子……有那么严重吗?难不成第二生命真实到还能喷鼻血吗?“喂,漂亮小子,你流鼻血了喔。”西门风不经意的提。呃?我伸手往鼻子下面摸去,满手的血迹马上出现在我手掌,天啊,我看男人看到流鼻血?“不过小子你好像是在看到我之前就流了。”西门风看了看池里的男人们,坏坏的笑着:“小子你的癖好好像有点奇怪喔。”当西门风这么说的时候,我眼角瞄到,池里的众男都把身体下沉了些,还不住用被侵犯的那种眼神瞄我。“王子,你这个混蛋,居然把我绑在柱子上,自己先跑过来看了。”小龙女边喊边踹开了澡堂大门,然后跟我一样,她的眼神从左边浏览到右边,再从右边看回来,比我更夸张的是,她两道瀑布般的鼻血狂喷。“真是太~养眼了。”小龙女奔到池边一边留着口水,一边像在挑猪肉般的仔细端详着众帅哥,要不是怕众男会吓跑,我看她八成要把头埋进水里去看了。最后,我在池里众男如土的面色下,把小龙女给拖了出去,接着就看见穿好衣服的众男从浴室门口飞奔而逃。从那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无垠城豪华无比的男浴室,居然乏人问津,只有我偶尔在把小龙女用链条绑起来丢到监狱后,会过去泡泡澡。话说,众男都逃出浴室,我一个人占用诺大的浴室,舒舒服服的泡完澡后,突然发现一个非常紧急的问题,于是,我赶紧东奔西跑的寻找能帮我解决的人。“邪灵,你终于上线了。”我气喘冲冲的奔到邪灵面前,用感动无比的眼神看着他。邪灵满溢着微笑看我。“这么急着找我?”“对啊,超急的。”我迫不及待的拉着他就跑。一直跑到一个无人的房间后,我把门甩上,然后双手紧搭在邪灵的肩上,严肃无比的看着他。邪灵既带些紧张又脸红,小心翼翼的轻声问:“有什么事吗?小蓝。”“很严重的事情。”我慎重无比的开口说:“卓哥哥,快点教我男生怎么上厕所?”“这个……”“快点教啦,人家忍好久了。”我欲哭无泪地催促。邪灵露出满脸的尴尬神情,他结结巴巴的说:“就、就拉下拉炼,然后……呃,把那个掏……拿出来,接着扶好、对准……”“喔,了解了,我先去厕所了。”我几乎是夺门而逃,直奔厕所而去,不管背后的卓哥哥正在哀嚎着:“我居然教她这种事……”我赶忙冲进厕所,照着卓哥哥的步骤说的步骤去做,终于从憋尿的痛苦中解脱,尿完后, 吉林11选5走势图然后呢?我陷入有点茫然的境地, 吉林11选5彩票网我好像忘记问后续动作了耶。“塞回去, 吉林11选5彩票平台然后把拉炼拉起来就好了。”一个救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吉林11选5中奖查询但是我却有点犹豫,看着无辜的手,还有我一直不敢看的小xx,要用手去碰那个东东?恶,想到就觉得很恐怖,但是、但是我也不能就这么让它在外面乱晃吧?抱着必死的决心,我的右手用光速把它给塞了回去,彷佛多碰一下,手就会腐蚀掉一样。呼~总算是解决一个大问题了,不过手得好好洗洗才是,虽然是自己的小xx,不过还是给他有点恶心,我皱眉看着刚刚把小xx塞回去的手。“笨老姊,连把小xx塞回去都露出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真不知道你以后要怎么继续扮演男生。”无情的声音再度响起。我面无表情的把头转过去看他,但无情连正眼都没瞧我一眼,自顾自的拉上拉炼,跑去洗手台洗手,我也颇为冷静的走到洗手台洗手,一边无奈说:“什么时候发现的?”“效忠典礼的时候,你那耍脾气的表情和现实里一模一样。”无情若无其事的回答我,我看他发现真相的吃惊程度大概比早上起床发现他长了颗青春痘还低。“喔。”也该发现了,每个知道我是人妖都发现了,除了我老弟这个最先知道的……他要是再不发现,我看我真的要带他去医院好好检查,他大脑的辨识人组织是不是真的有问题了。无情忍不住又说:“不过妳最近表现得还真不像妳耶,老姐,看起来好像很迷惘似的,这跟你行动比思考快的个性可真不符合。”“少啰嗦,我可是有很多烦恼的大人物耶!”听着我老弟的吐槽,我也不满的回嘴。“好好好,你是大人物。”无情用一种令人不满的敷衍语气说。我正不爽的要反驳……“可是呀,还是那个笨笨的、做事不用大脑的姐姐可爱多了。”无情双手环抱着头,状似不在乎的走了出去。我突然想起了:“扬名,别把我的身分说出去啊。”“好啦、好啦。”无情头也不回的回答。“猪头老弟,关心我是不会直说喔?这么别扭,个性简直和我一模一样。”一直到看不见我弟,我才喃喃念着,带着扬起了的笑容。“想不到你弟还有这一面,我还以为他纯粹是个欠人扁的花花公子呢。”无情后脚刚走,小龙女就懒洋洋的从厕所门边出现,还这么跟我说。我摇了摇头。“他有这一面倒不稀奇,我比较好奇的是小龙女你到男厕干嘛?”小龙女嘿嘿笑了两声,满脸无辜的说。“上厕所噜。”我冷冷的说。“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女厕和男厕不是正好分隔走廊的两边吗?”“喔……”小龙女搔了搔脸,瞄了我的下半身一眼后,露出失望的眼神。不知道是不是我听错,总觉得小龙女的嘴型似乎是在无声的念:“看一下是会死喔……”等等的秽语。我哼的一声,正打算走人,离这个无敌大色女远一点。“好啦好啦,不跟你闹着玩了,我找你有正经事的。”小龙女连忙急着说。“什么事?”我纳闷的问。“拿去。”小龙女抛给了我一个东西,我连忙接住,往手里一看,却是一颗宝石,我正要问问小龙女这是什么的时候,她已经开口解释起来。“这是杀死天仙给的奖励,虽然我和公司方面忙了好几天,也没发现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只好把奖励和经验都补给你再说了。”小龙女难得看起来是愁容满面。看见小龙女一反常态,看来事情真的是很严重了,我也没去看到底加了多少经验值,只赶忙问:“很严重吗?说不定只是个小bug而已,每个游戏都会有的。”小龙女的神色从担忧变成稍稍轻松了些。“说不定就是那样而已,可能是我担心太多了。”我揽住小龙女的肩,和她笑闹的说:“反正你只是个小gm而已,管他那么多,了不起换个工作。”小龙女嗯了一声,便把话题转开,她反槌了一下我的肩头。“快去大厅吧,大家都在等你呢。”“等我?”我有些呆愣住,什么事呢?“是呀,经过你离家出走的抗议,大家都反省过了,想跟你好好谈谈如何看待你的问题啊。”小龙女这么说着。我露出心虚的表情,毕竟我任性的离家出走,又让娃娃陷入困境,最后还是大家赶来救援才把事情解决的,现在大家居然说他们反省过了?唉,真正要反省的人是我吧。还没等我有反应,预测推荐小龙女又给我一个暴栗。“想什么啊,赶快去就是了。”我喔的一声,脚步沉重的走在长长的回廊,明明就去过大厅无数次了,可是心底却紧张的好像装了粪坑里的石头。越接近大厅,我的心情就越紧张,最后拐了个弯,大厅就在走廊的另一端时,我却紧张的停下脚步,或许我该先想想怎么跟大家道歉?而且我又希望能够让大家明白,我希望他们能够像以前一样对我。就在我快挤破脑袋时,一个冷冽的声音却打破了回廊的沉静。“王子?”如同机器般的冷漠声音这么问我。我愣了愣,反射性的回答。“是……”答完,我却发现不对劲,对方没有回答,只有一个异常的银色闪光出现,有过被西门风暗杀的经验,我马上反射性的往旁边一闪,而后朝来人看去,果然,银色闪光正是由来人手上的匕首发出的。我仔细看着匕首的主人,是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身材玲珑有致却因戴面罩而看不到真面目的女人,而她的一双美目却没有任何感情,她连半句话都没说,速度惊人的匕首再度威胁了我的命。我惊叫一声,连黑刀都来不及拔,只能一个翻身往旁边一滚,堪堪保住了我的小命,我回头一看,妈呀,又是那把夺命匕首,速度怎么会这么快?我才在脑袋里闪过这个想法,身体也才往旁边移动十公分,匕首已经刺进我的肩头,我痛得闷哼一声。可是我也没白让她戳,我右拳一挥,狠狠揍在她的鼻梁上,满意的听到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趁她被我揍断鼻梁,我马上要拔出黑刀来,刀只抽到一半,女刺客却已经回头,匕首再度往我刺来,彷佛她只是被推了一下,而不是被打断了人体最脆弱且一旦受伤就痛不欲生的鼻梁。我只能用拔到一半的黑刀来挡住匕首,另外右腿也往女刺客扫去,但她似乎已经有了防备,纵身一跳的同时,手中的匕首又往我横扫而来,我这时才真正拔出黑刀,正好侧身挡住了横扫而来的匕首,同时也发现,女刺客的力量高的惊人,我的手颤抖不已,竟然挡得很勉强,难道女刺客是个战士而不是盗贼?但是她的速度却又是如此的惊人。此时,回廊另一端出现了人影和声响,我回头望去,正是在大厅等我的众人,他们似乎是发现不对劲而出来查看,我正放下心来的时候。女刺客似乎也发现了人群的声响,她竟然露出奇怪的微笑,用那如同机器般的声音说:“别以为他们可以阻止我,你还是得死。”我倒吸一口气,我有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吗?她居然这么坚决要杀我这个双十年华、娇俏动人,还楚楚可怜的少女?女刺客说完那话,再也没有迟疑,两把亮晃晃的匕首又往我刺来,我大吼一声,一个难看的狗式翻滚后,我左手又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趴在地上,吐了两口血后,我才抬头看向女刺客,原本已经做好会被干掉的准备,但是数枝半透明的箭矢却逼得女刺客不得不后退闪躲,而这时赶来的大伙也纷纷挡在我身前。南宫罪难掩怒气的质问:“是谁?为什么要伤害王子?”女刺客连回答都没有,她的身影突然一闪,接着直接出现在我面前,我大吃ㄧ惊,而挡在我前方的众人却还没反应过来,眼见我真的要在匕首下丧命之时,一道黑影挡在我面前,邪灵居然用身体帮我挡下了那一刺,他发出了闷痛声。“邪灵!”我惊呼。大伙见邪灵受了伤,二话不说都拔出武器来攻向女刺客,但女刺客的高速实在是快,虽然她有些捉襟见轴,但是却还可以闪避过大伙的攻击。“你要为伤害王子付出代价!”居举起了古琴,十数枝超音箭发射了出去,被众人围攻的女刺客终于不敌,大腿、手臂上纷纷被箭矢射中。女刺客停下了动作,她冰寒无比的用眼神巡视众人,最后看向我的时候,她露出非常不屑的眼神和语气:“这样的小鬼头城主,哪里值得你们保护他。”“我不容许你伤害他,正如同他也不会容许任何人伤害他的朋友。”南宫罪持剑坚决的挡在我身前。“小鬼头?你可知道,就算是浑身浴血,这小鬼头也是一步都不退让的站在伙伴身前保护?”羽怜大嫂边怒气腾腾的说,手上也早已准备好了魔法要发射。娃娃更是连忙过来我旁边,她挂着两行泪水,心疼地看着我血淋淋的上半身后,她眼里怒火燃燃的看向女刺客,嘴里念着的,是我没听过的咒语。“地狱的黑色火焰,以我娃娃之名命令你化为链锁,燃上吾之敌人,尽情折磨其身,使其痛不欲生,却求死不能─锁·无尽之折磨。”但是,他们还是朋友啊,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其实大家都没变。神经兮兮认真的神情和话语突然出现在我脑海里,大家真的都没有变呢!我心里突然泛起了欣慰的感觉,虽然身上痛得要命,但是我却忍不住笑了。而娃娃的咒语一喊完,女刺客的脚边窜起了数条黑色的锁链,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之下,锁链紧紧地缠上她的身子,烤肉的滋滋声不断,她痛得发出尖锐的叫声,而空气中还弥漫着恶心的烤人肉味。“娃娃,先别杀她,我还有事要问。”见状,南宫罪连忙阻止娃娃。娃娃满脸严肃和认真,她看着痛苦哀嚎的女刺客,用一种怜悯的语气说:“她不会死的,锁·无尽之折磨没有攻击力,不会让玩家死亡,但是却会让玩家痛苦到宁愿死掉。”大家看着女刺客的惨状,皆是心有戚戚焉,看他们的表情,大概心里和我想的差不多,以后宁愿去跳崖自杀摔成肉泥,也千万不要惹火娃娃。“你为什么要杀我?”我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走到女刺客旁边问道。女刺客没有回答我,她无视我的问题,而是疯狂似的大笑,还喊着:“我失败了,不代表别人会失败,等着吧,小鬼头,你别期望你能永远在无垠城当你的城主。”女刺客说完,她举起手上的两把匕首,毫不犹豫的往心窝插了下去,在所有人都来不及阻止之下,她已经变成白光飞走。这时,我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靠着墙壁无力的滑坐在地上,但是心底的紧张却是越盛,许许多多的疑问充满在我心头……不过,现在的重点还是等阿狼大哥过来帮我疗伤吧,我痛得脸上都扭曲变形,皱眉看着肩头好像喷泉般喷出新鲜的红色血液。“要是第二生命有吸血鬼族的话,肯定会对我这个三不五时就浑身是血的人爱不释手。”这是我昏过去前,最后的胡思乱想。王子殿下……王子……城主……“唔?”我有点朦胧的睁开眼,想看看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在吵我睡觉,然而我依张开眼,所有人关心担忧的神情马上映入我眼帘。“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伤害你的到底是谁?”居用冷冽的神情问。“那个刺客是女的,女人应该不会想杀王子才对的。”邪灵皱着眉想。“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缓缓站起身来,肩头上的伤口如我所料,已经被治疗好了。“居然敢在我们面前刺杀城主,简直是渺视无垠城,要是让她刺杀成功,那城主的威信岂不是……”白鸟义愤填膺的怒骂。南宫罪突然制止白鸟再继续说下去:“别说了,白鸟,现在重要的不是什么城主的威信,而是王子的性命受到威胁。”南宫罪突然转向我,他略带着歉意的说:“这次真是我们不对,我们实在做得有些过份了,几乎是完全忽略了你原本的个性,也没有顾及你的想法。”听到南宫罪这么说,我正想反驳是我太过任性了,南宫罪却挥了挥手表示让他说完:“或许是因为,虽然王子你才是城主,但却都是听从我们的指挥,真正说起来,王子你从来没有对我们下过任何命令。”最后,南宫罪意味深长的说:“威信不是靠属下下跪效忠就能有的,王子,当你真正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有你的威信在。”“成长的过程或许很难受,不过最后的果实却是很甜美的。”羽怜大嫂笑吟吟的看着我,最后伸手摸了摸我的头:“放心吧,我们家的王子绝对没有问题的。”我沉默了好一会,思考着南宫罪所说的话,无奈的回想起来,我还真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难怪白鸟虽然嘴里说要建立我的威信,但是她却从来没真的信服过我。看着南宫罪鼓励似的微笑,又想起我老弟说的话,我终于下定决心,管他的,我喜欢当什么样的城主,就当什么样的城主吧。我扬起了微笑的说:“那么从现在开始,所有人都不准再叫我城主,王子是我唯一的名字。”“但是……”白鸟连忙想反驳。“我说。”我平稳但却不容否置:“王子,是我唯一的名字。”白鸟愣住了,脸上带着惊讶的神情,而其它人却扬起了微笑。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彷佛刚从深睡中苏醒似的,真奇怪,一念之差竟会使人有这么大的心境变化,我现在的心情和刚才要走去大厅的心情,差异之大简直像是换了个人。伸完懒腰,我严肃的直起身子:“现在就来说说刚才的刺客吧,无缘无故跑个这么强的女人要来杀我已经很奇怪了,更奇怪的是,她临走前还说她失败了,不代表其它人也会失败。”听到我说的话,所有人的脸色都正经起来,南宫罪更是严肃的说:“这么说,应该还有其它人要杀你了。”我点点头:“应该是,虽然我怎么想都想不出来,我最近有得罪过什么人。”“可能不是私人恩怨。”小龙女丝毫不觉讶异的解释:“王子现在是最有能力统一中央的人,而攻城战已经近在眉梢了,光是这点,想把你杀回一级的人可能多的像过江之鲫,毕竟很多人都想当城主。”我搔了搔脸,正想问攻城战什么时候开始,但是小龙女八成已经看见我的疑惑表情,她白了我一眼,解说:“攻城战只剩两个礼拜啦,你不在的时候,大家已经做好攻城的准备了。”我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脸:“喔,那我是不是该快点去练等级啊?以免我一直都比不上其它城主的等级。”小龙女神秘的笑了笑:“战争,就是最好的练等级的方法。”“怎么说?”我呆呆的问。“这次改版的项目太多,我来不及跟你们说,其实杀人也是可以增加经验值的喔,但是平常杀人会受到惩罚,肆意杀人后会有一个礼拜的通缉期,既不能遇见城里的npc警卫,也不能在城里买卖东西,不过这个惩罚却不适用于战争期间,也就是说,王子你可以在战争时狂杀敌人升级喔。”小龙女笑吟吟的看着我:“在战争时杀个几十几百甚至几千个人,对血腥精灵而言,应该都不算什么吧。”听到这,我不禁扬起了血腥精灵的邪笑:“看来我又要多个杀人魔王的外号了。”“你就去当你的杀人魔王吧,我们外交组绝对会把这次暗杀事件的真凶给找出来。”小龙女握紧拳头,气势满满的说。“喔,你加油啊,小龙女。”风无情在一旁纳凉的说。气势高昂的小龙女目露凶光的转过头,一把把风无情的耳朵给拧住后,小龙女装做没听见我弟的哀嚎声,拖着他就走,还一边揶揄的说。“我记得风无情大爷,您好像也是外交组的,小女子我就勉强让你一起调查好了。”

原标题:《蔑视》总监:CPU让次世代变化最大 但目前难以通过视频和截图进行展示

,,湖北快3官方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