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自我意识NPC的恐怖(36/62)

“冷静,你要冷静下来。”我在心里拼命念着。先试试能不能密语,我颤颤的打开密语频道。“娃娃?”“王子哥哥。”娃娃着急的回答。幸好还能够密语,我心上的石头总算轻了些。“娃娃,你没事吧?”“没事,可是天仙他一直用脸摩擦娃娃的脸颊,感觉好恶心喔。”娃娃的语气都快哭出来了。什么?这个色情狂npc……我气得差点冲了上去。“娃娃你等等我,我马上上去救你。”娃娃赶忙阻止我。“不要上来了,王子哥哥,天仙太强了,你们打不败他的,让娃娃飞回重生点就好,王子哥哥你的等级很重要呢,千万不要掉级了。”我沉默了一会儿,娃娃说的的确是事实,就算我再加上神经兮兮和蛋蛋,恐怕还碰不到天仙的衣角,但是我真的要抛弃娃娃吗?毕竟,是我把她带来这里送死的。我气馁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实力果然还是太差了,连自己的伙伴都保不住。神经兮兮和蛋蛋在一旁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表示,只有看着我发呆。一直到娃娃带着泣音密我,我才猛然惊醒。“王子哥哥,天仙说要娃娃当他的老婆,他不肯杀掉娃娃,而且好奇怪喔,娃娃也没有办法下线耶。”“什么?”我吓得从地板上跳了起来,还吓了旁边的神经兮兮和蛋蛋一大跳。我简直是吓得六神无主,那娃娃岂不是被困住了吗?不行,我要去救她,我打定主意后,开始冷静思考该怎么把娃娃救出来,毕竟我们这三人上去,非旦没有办法救出娃娃,而且要是跟娃娃一起困在里面,那就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神经兮兮、蛋蛋……”我把刚刚娃娃跟我说的话,跟他们说明了,而他们也皱紧眉头,蛋蛋更是一副担心得不得了的模样。“我打算跟无垠城叫支持,神经兮兮、蛋蛋,你们可以助我一臂之力吗?”我几乎是哀求似的看他们。“没问题,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就算眼前的敌人是天仙,我夫妻俩也会把可爱的小女孩救出来的。”神经兮兮豪气万分的大吼。我喃喃念着:“太好了,有人带路我就不怕会找不到这里了。”“带路?”神经兮兮愣愣的问。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哈哈笑着:“因为我是个路痴嘛,怕找不到这里,所以等等要拜托你们带我和我的同伴来这边了。”神经兮兮一脸的呆滞,而蛋蛋噗嗤一笑:“好吧,好吧,我和我老公就当一次卫星导航器好了。”和神经兮兮他们说好,我马上又密了我的无敌宠物剑心:“剑心,事情很严重,你快赶来飘仙洞,顺便把阳光、冷狐、西门风全都带来,注意用飞毯赶来呀,我会在洞口等你的。”剑心无言了会,问我:“其它人不用吗?邪灵、南宫罪,甚至是断剑都比西门风强。”我沉默了会,现在实在是不想看到他们啊……我发了顿脾气,任性的出走,现在又害娃娃陷入困境,叫我怎么有脸见他们?我固执的说:“我不想看到熟识的人。”“嗯,明白了,我现在就去找人。”剑心也没多说什么,说完他会找人后,就不再有声音了。吩咐完剑心,我转头看向神经兮兮和蛋蛋:“拜托你们带我去洞口等待支持了。”“没问题!”神经兮兮对我竖起了大拇指。神经兮兮一边带我走去洞口走势图分析,一边漫不经心的问我。“你现在看起来好多了走势图分析,不像刚才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对不起走势图分析,我只是心情不太好。”我满怀歉意地道歉,我对他们这么不客气,难得他们还肯帮助我。“喔喔,心情不好呀?来,告诉姊姊是怎么回事,姊姊来安慰你喔。”蛋蛋闪着女人看到可爱小宠物会出现的眼神。“你老公会吃醋吧?”我挂着无奈的表情,想不到我这张脸连有夫之妇都勾引了。神经兮兮转过头来看着我,眼里闪着一个大男人看见可爱的女孩会出现的眼神。“不会的,我会跟我老婆一起安慰你。”这对不良夫妻……“洞口到了,那是不是你的伙伴呀?”蛋蛋比着前方的数个人影。我凝神望去,果然是剑心,旁边还有我刚才吩咐过的冷狐等人。而西门风早就大声嚷嚷。“小子你搞屁啊,不见了那么多天,害老子找不到人干架。”“你不会找剑心和冷狐啊,他们两个应该很闲才是。”我好气又好笑的说,难不成西门风是爱上被我海扁的感觉了?怎么好像每个被我扁的人都会上瘾?西门风畏缩的望了剑心和冷狐,他讪讪然的咕哝着。“我有啊,只是红发小子又不理老子,那只死狐狸虽然肯陪老子打,但下手那么重,上次还害老子飞天了,谁敢找他打,又不是嫌等级太高,掉级掉爽的喔?”“王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把我们找来呢。晴天原本还跟我说,你在闹别扭,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不会出现的。”阳光不解的问我,后还笑着补上一句。“晴天还花了好久的时间跟我解释别扭的意思呢。”阳光还真是率直得让人想哭,我只好自动忽略闹别扭三个字,直接讲明了情况。“娃娃被一只叫天仙的boss抓走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办法下线,所以我们要去救她。”我一说出boss这个字眼,冷狐的双眼突然放出光芒,他言简意赅的说:“那走吧!”这个战斗狂人,我无奈,希望他不会忘记我的主要目的是要救人,我示意神经兮兮和蛋蛋带路:“兮兮、蛋蛋,麻烦你们带路了。”“没问题,我要用跑的噜?毕竟越快救到娃娃越好嘛,你们跟不上就提醒我一下。”神经兮兮说完马上就往回跑了起来,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跟在后头。“冲刺吧,我想大伙都跟得上的:”想到娃娃身陷变态天仙的手中,我就恨不得能瞬间移动去救她。“王子。”剑心喊了我一声,又比了比满脸无辜笑容的魔法师阳光和肉脚战士西门风。“呃,剑心你背阳光,西门风……你给我跑快一点。”我恶狠狠的瞪着西门风。“靠,小子你有差别待遇!”抱怨归抱怨,西门风还是一脸认命的准备用吃奶的力气来跑。好不容易跑回了天仙和娃娃消失的地方,我望着上头的魔法阵,忍住想马上冲进去把娃娃救出来的冲动,虽然有这么多强手助阵,但是天仙还是一个不好惹的角色啊,先密娃娃,问问情况再说,事不宜迟我马上开了密语频道。“娃娃,你怎么样了,没被天仙欺负吧?”“没有。”娃娃含糊着回答,害我心猛跳了一下,到底怎么了?我带着担忧的语气,娃娃该不会被打到说话都有困难了吧。“那我们要上去救你了喔?”“嗯……”娃娃又是一句含糊不清的回答。我心头沉甸甸的,看来娃娃真的是挨揍了,可恶!我马上变了脸色,血腥精灵的模样再度出现,我满怀的愤怒, 吉林11选5投注技巧用危险的语气说:“没有人可以欺负我的朋友!”用力朝山壁一蹬, 吉林11选5走势图我率先跳进了魔法阵, 吉林11选5彩票网而其它人也尾随我进入魔法阵, 吉林11选5彩票平台我担忧的东张西望,找寻娃娃的下落,但是,满是雪白石柱的大厅里除了中间的王座以外,就是散落四处闪闪发光的金银财宝,哪里有娃娃的下落,我忍不住着急的大喊:“娃娃?娃娃你在哪里?”“你们是谁?”一个声音从石柱后传来,我眼神扫了过去,果不出我所料,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正是那个不男不女的色情狂天仙。我哼的一声。“哼,你刚刚才抓走了我的同伴,马上就不认得我们了?”“原来是你啊,我妻子以前的同伴。”天仙的满脸不在乎,彷佛那已经是过去式了,看得我真是火大不已,什么叫以前的同伴啊?“快把娃娃还来。”我怒吼着。天仙危险的瞇起了眼睛,冰冷的说:“你要抢我的妻子?”我也冷冷的回答:“她不是你的妻子,你不配!”“我说,她是我的妻子就是我的妻子。”天仙怒得边吼,一道白缎就往我撞了过来。我努力往旁边一个翻滚,躲过了那曾经让我断好几根肋骨的烂布,一边对着大家吼:“发什么呆啊,开打啦。”众人被我一吼,才回过神来,马上抽出了武器往天仙猛力攻击,速度最快的剑心转眼已经到了天仙的跟前,天仙的脸上出现了惊愕的神情,他赶忙射出数道白缎挡在剑心和他之间,但剑心淡淡喊了一声:“空间破。”“呃。”天仙发出了闷痛的声音,而突然出现在天仙身后的剑心也趁胜追击,回身又是一劈,天仙躲避不及,又被剑心在右手臂上划下一道伤痕。天仙几乎是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伤口,他的脸上怒容更胜,接着他凌空飞起,和剑心拉开了一段距离,嘴里吐出了我不懂的那段声音。糟了!我心里大喊着,而眼前也早已经出现了紫衣仙女,不同的是,这次的数量多到好像一个小型军队似的,众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沉重的神情,虽然不是敌不过这堆紫衣,但是在她们背后还有个天仙在虎视眈眈啊!我见状,心里下了个决定:“阳光和蛋蛋,你们负责用魔法把天仙打下来,剑心你准备追击天仙,其它人把他们两人包围在中心,务必保护好他们。”听到我的说话,蛋蛋马上站到阳光的旁边,而神经兮兮和西门风也站到他俩身前保护,但是冷狐却满脸渴望的看着天仙,恨不得和他决一生死的模样,我翻了翻白眼,果然是只不合群的狐狸,我只好无奈的开口说:“冷狐,天仙不是战士,你跟他打也打不痛快的,你先听我的话去做,回去你爱跟剑心厮杀几回合都随你高兴。”冷狐半句话也没说,但是却听话的站到了阳光和蛋蛋身边,看来剑心真不是普通的好用,除了可以拿来战斗以外,走势图分析还可以拿来“勾引”战斗狂人。战斗,开始!阳光马上就开始念起咒语来,一道道风刃往天仙射了过来,可惜都被天仙的白缎给挡住,而超级召唤师蛋蛋也不甘示弱,她一边招唤出了血刃飞上天去和天仙缠斗,另外还召唤出了石头巨人来帮忙我们打紫衣,大大减轻了我们的压力。剑心则在天仙的下方不断徘回,一碰到天仙被血刃和魔法逼到不得不下降高度的时候,剑心就马上靠着他惊人的弹跳力在石柱间瞪跳,往往杀得天仙措手不及。剩下的战士们则是奋力和像蚂蚁一样涌上来的紫衣们战斗,神经兮兮的巨剑一挥,往往把紫衣们给腰斩,而冷狐神出鬼没地一只一刀正中心脏,我也是专挑要害下手,颈项、心脏、额头都是我最爱的部份,而功力不足的西门风则是采行慢慢打的策略,一次单挑一只。杀,不停的杀,身上不知道沾了多少血,触目可及皆是一片血红;手不知道挥了多少次刀,只知道每一挥刀都会喷出血泉;身上……也不知道受了多少伤,但疼痛早就消失了,身上只剩下麻痹,但仙女还是如潮水般涌来,而我也没时间去看天仙的情况如何?剑心他们到底有没办法击毙天仙?我着急的想知道剑心的情况,可是我才出现一点迟疑,左肩马上狠狠吃了一击。我单膝跪地,狂呕着鲜血,再抬头时,只看见神经兮兮和冷狐已经双双站在我身边,替我挡下了紫衣的攻击,否则我恐怕早已飞回无垠城了吧!但是,他们俩的身上也是伤痕累累,看得出来已是挡得很勉强了,但是紫衣们还是团团包围住我们,难道天仙的招唤没有止尽吗?他的魔力没有限制?我的心几乎凉了半截,我这时才凝神往剑心的情况看去,剑心原本整洁的身上也沾满了鲜血,衣服上竟出现了好几个破损,难道他受伤了?该死的,我居然又忘了,要是剑心和阳光死亡的话,他们的意识不知道保不保得住?绝对不能让他们死。“剑心、阳光,情况要是危急的话,你们就马上逃走。”我马上密了剑心和阳光。“怎么样才算危急?”剑心淡淡的问了一句。“只要会危害到你们的性命都算危急。”我着急的回答。剑心苦笑着。“可是,我想我跑不掉了。”什么?我惊骇看向剑心,这时才发现,剑心的双脚竟然被无数的白缎给缠住,令他动弹不得,只能站在原地抵挡攻击,而剑心的周围还有十来个紫衣,和虎视眈眈的天仙,虽然阳光和蛋蛋拼命的引开天仙的注意,但是攻击剑心的白缎却没停止过。“阳光,快帮帮剑心。”我转头看向阳光,又被另外一个情景给吓到,因为神经兮兮和冷狐都站在我周围保护我,使得蛋蛋和阳光的压力大增,不但蛋蛋要指挥石头巨人阻挡紫衣,阳光还得不断发出魔法来和天仙的白缎周旋,两人的危急情况一点都不低于剑心的。是我拖累了大家吗?想到这,我哪管身上早痛到没知觉,硬是站了起来,对着神经兮兮和冷狐大喊:“我没事,你们快去帮魔法师。”神经兮兮和冷狐神色担忧的望了我一眼,在我坚定的眼神下,两人杀回了阳光和蛋蛋的身边,帮助他们抵挡紫衣的攻势。我要去帮剑心!拖着沉重的身子,我还是奋力挥舞着手中的黑刀,用我最得意的速度穿梭在紫衣之间,一步步奔到剑心的身边。“剑心,我来帮你了。”好不容易奔到剑心旁边,我马不停蹄的挥刀砍着缠住剑心脚的白缎。“嗯。”剑心嗯了一声,更专心对付起了周围的紫衣,不一会紫衣被他杀退了一大圈,而我也终于把剑心腿上的白缎砍到剩下一条。“王子你们小心,我没有魔力支持血刃跟天仙缠斗了。”蛋蛋着急的大喊。什么?我转头看向天仙,失去了血刃,天仙已经没有丝毫的顾虑,他手一挥,原本被我砍断的白缎又缠上了剑心的腿,另外数十道白缎从天仙背后飘起,然后全数往剑心射去,眼见剑心身上就要多出数十个窟窿了……“不!”我怒吼一声,整个人扑向剑心,用必死的决心来保护他。“反弹结界!”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而我回头一看,攻击的白缎竟然尽数弹到天仙的身上,只可惜天仙实时躲开,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王子,你没事吧?”小龙女的声音?我再度惊讶的转头看去,看见的却不止云非和小龙女,还有许多的伙伴,非常队全员都到齐了,玫瑰小队也来了,暗黑邪皇队的明皇早就用不爽的脸色在看我了,当然南宫罪和空空也没缺席。我有点说不出话来,只能结结巴巴的问:“大家……怎么都来了?”小龙女没好气的说:“看到剑心到处在找人,马上就知道一定是你又惹麻烦了,我刚刚密语问了西门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知道你们陷入了困境。”“然后我一跟大家说这件事,所有人就话也没说半句的冲了过来了。”小龙女似乎话有所指的念着。小龙女在说的同时,阿狼大哥的治愈白光早就垄罩在我身上了,居和邪灵也早就跑过来扶起我,南宫罪他们则是跑去和天仙缠斗了起来。心中充满着暖暖的感动,我有点不知所措的胡言乱语:“大家小心点,天仙很厉害的。”不过看来我是多虑了,天仙虽然厉害到有点夸张,但是面对我方如此多的援手,也只有节节败退的份,地面上的紫衣是被屠杀着玩的,而我方射出的魔法之多,几乎让天仙没有闪躲的空间,常常只能用白缎硬挡,但是天仙还是渐渐在身上留下众多的伤口。最后,天仙终于不支,从天空中掉了下来,南宫罪示意大家停手,然后走到我面前。“城主,你来解决天仙吧,杀了天仙你应该就可以升级了。”“喔。”这样好像有些窝囊?可是惹了一堆麻烦后,我哪还敢有什么意见,只有乖乖的走到天仙的面前,拔出黑刀打算毙了天仙。但是,我突然想起了娃娃,赶紧恶狠狠地问:“你把娃娃关到哪里去了?”“你杀了我吧,我绝对不会让你带走我的妻子。”天仙浑身浴血的躺在地上,脸上却还是那样坚定不移的神情。我心里突然泛起怪怪的感觉,这个神情我好像很熟悉?很像是……剑心在挖小熏坟墓时的坚决。这时,旁边的神经兮兮突然喃喃自语着。“这个boss还真奇怪,我打过这么多boss都没遇过这么人性化的npc,难道是越厉害的boss智能化程度越高?”我心头一惊,对呀,天仙的反应未免太过人性化,就跟剑心和阳光是一模一样,难不成天仙也已经有了自我意识?我目光骇然的望向了小龙女,而小龙女也回看我,她脸上带着沉重的神情。“杀了他,王子。”小龙女的声音从密语频道传来。我骇然:“可是,天仙他说不定有了意识?”“就是因为这样才要快点杀了他,不然等大家对天仙起疑心的时候,有可能连带对阳光和剑心也会起疑心的,你不希望他们两人有什么差错吧?”小龙女激动的说。剑心和阳光绝对不能有差错,我心一横,把黑刀反转过来,把地上的天仙戳了下去,并轻轻说了一声:“对不起。”就当我的黑刀要贯穿天仙的身体时,彷佛粒子散开似的,天仙的身体竟然瞬间消逝掉了,我愣了好一会……是我杀死了他吗?我怀疑的举起刀瞧了瞧,可是我甚至不觉得刀子有戳进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王子,你杀死了天仙了吗?”好一会后,南宫罪上前来询问着。我不甚确定的说:“我不知道……”我话还没说完,小龙女的声音又从密语频道传来:“说你已经杀死天仙,我现在就去找公司的人,等会把经验值和宝物补给你,现在只管说你已经杀死了。”我有满腔的疑惑,但是我望眼看去,小龙女居然已经下线了,到底是怎么了呀?但是既然小龙女这么吩咐了,我也只有对南宫罪说。“……应该杀死了吧,虽然他的死法还蛮怪的。”“怎么没宝物?真是怪了。”南宫罪不解的自语着。“不管那个,我们赶快去找娃娃吧,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样了?”我担忧的喊着。我话才刚说完,马上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王子哥哥,你好慢喔。”看着娃娃一个人像在散步闲晃似的走过来,手上还拿着两包饼干,我眼睛差点没爆凸出来:“娃娃,你没事?”娃娃抓起口饼干放进嘴里,含含糊糊的念:“没事呀,娃娃不是跟王子哥哥说过没事吗?”我嘴角有点抽蓄的问:“那你刚刚都在干什么?”“吃东西还有和紫衣大姐姐玩丢球游戏呀!”娃娃开心的答着。啪!娃娃赶紧跑了过来:“王子哥哥,你怎么了?怎么突然扑倒了?头上还喷血耶?阿狼哥哥快过来呀,王子哥哥要死掉了啦。”我抚着头站了起来,叹了口气,转头看向神经兮兮和蛋蛋:“神经兮兮、蛋蛋,真是抱歉,害你们跟着我担心了,实在很抱歉。”“哈哈,无所谓,今天能够见到天仙还和他打上一场,也是你的功劳,不然我夫妻俩还不知道要找多久呢。”神经兮兮潇洒的笑着。“神经兮兮、蛋蛋?”南宫罪突然愕然的说:“西大陆的冒险队大会优胜者?逍遥城的夫妻档?”我惊讶的看向神经兮兮和蛋蛋,他们是西大陆逍遥城的城主?神经兮兮讪讪然的抓着头:“被发现啦?”“那么我们就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蛋蛋,排行榜第五的召唤师,这是我老公,神经兮兮,排行榜第九的战士,我们是西大陆冒险队大会优胜队伍─逍遥队,后来建立了逍遥城,目前正在养精蓄锐,准备统一西大陆,希望能和王子你一样成为一方霸主。”蛋蛋笑吟吟的说。“我?霸主?”我惊讶的问。蛋蛋眼神发亮的看着我。“没错,中央血腥霸主─王子,是目前五大陆中霸主之名最为确立的一个。”“血腥霸主?”我轻轻叹了口气,心中不知是何感受。

,,广西11选5投注